您的位置:首页 >> 台湾 >> 高等法院 >> 2007年11月刑事裁判书


赃物案刑事判决书-96上易1989

2007年11月06日 来源:媒体公开报道 字体:【

台湾高等法院刑事判决书
96,上易,1989

台湾高等法院刑事判决        96年度上易字第1989号
上 诉 人
即 被 告 甲○○
选任辩护人 李岳霖律师
上列上诉人因赃物案件,不服台湾士林地方法院95年度易字第
1078号,中华民国96年6月20日第一审判决(起诉案号:台湾士
林地方法院检察署95年度侦字第3264号),提起上诉,本院判决
如下:
主 文
原判决撤销。
甲○○无罪。
理 由
一、公诉意旨略以:被告甲○○为台北市○○区○○路4段685号
「仙机通讯企业有限公司」 (下称「仙机通讯行」)之店长
(负责人乙○○,业经检察官为不起诉处分确定),明知序
号000000000000000之NOKIA牌3100型行动电话乙具(下称系
争手机)系来路不明之赃物(为张秀玲於民国94年7月26日
夜间至27日淩晨间,连同手机内之SIM卡,在其台北市○○
区○○街72巷3号住处内,遭人窃取),竟於94年7月底至8
月间,在仙机通讯行内,以不详金额,向姓名年籍不详之成
年人买受後,於94年8月25日某时许,以旧机换系争手机再
贴补价差新台币(下同)1500元之方式,卖予不知情之廖淑
真。嗣张秀玲因该行动电话遭人盗用(於94年7月27日上午6
时至94年7月28日16时申请停话止,共被盗打2678元),於
94年9月8日向警方报案,经警循线查获,因认被告涉犯刑法
第349条第2项之故买赃物罪嫌云云。
二、按犯罪事实应依证据认定之,无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;又
不能证明被告犯罪者,应谕知无罪之判决,刑事诉讼法第
154条第2项及第301条第1项分别定有明文。而所谓认定犯罪
事实之证据,系指足以认定被告确有犯罪行为之积极证据而
言,该项证据自须适合於被告犯罪事实之认定,始得采为断
罪资料,如未能发现相当证据,或证据不足以证明,自不能
以推测或拟制之方法,以为裁判之基础。又刑法故买赃物罪
之成立,以明知所买之物系属赃物犹故为买入为要件(参照
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号、40年台上字第86号及30年上字
第816号判例意旨)。
三、本件公诉人据以认定被告甲○○涉有刑法故买赃物罪嫌,无
非系以被害人即证人张秀玲、证人廖淑真、乙○○之证述,
,卷附之赃物认领保管单、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函附测谎测试
报告等为其主要论据。讯据被告固坦承於上揭时、地将系争
手机以旧机换系争手机再贴补价差1500元贩卖予廖淑真之事
实,惟坚决否认有故买赃物之犯行,辩称:伊只是受雇於老
板乙○○买卖手机,店里有何手机,伊就卖给客人,系争手
机不是伊收购的,店里尚有乙○○、易幼华亦可收购,乙○
○并未每日交付2万元要伊收购手机等语。经查:
(一)系争行动电话乙具系张秀玲所有,於94年7月26日晚间22时
至27日早上6时许间,在台北市○○区○○街72巷3号1楼遭
窃之事实,业据证人张秀玲於警询时证述明确,并有赃物认
领保管单乙纸在卷可稽(见侦卷第22至24页),堪认系争电
话系属赃物无误。
(二)被告自94年4月间至同年8月底在「仙机通讯行」任职,受雇
於老板乙○○,负责买卖旧手机,曾在94年8月25日某时,
在「仙机通讯行」内,以旧机换系争手机贴补1500元价差之
方式,出售系争手机予廖淑真等情,业据被告供述明确(见
侦卷第18至20页、第96至99页、原审卷第12页),核与证人
廖淑真证述:伊在94年8月间某日,以更换手机贴补差价方
式,将原有旧手机再贴补1500元,向被告购买系争手机等语
相符(见侦卷第27、99页),足证系争手机确系由被告出售
予廖淑真。
(三)被告於警询时供承:自94年4月至94年8月间在「仙机通讯行
 」工作,平时店内收购手机是由乙○○付钱,收购手机一定
 有登记在买卖报表等语(见侦卷第19页),则被告於「仙机
  通讯行」任职期间,确有负责收购中古手机之业务,且於购
  入中古手机後,亦需在仙机通讯行之营业报表内详为登记等
  情,堪以认定。
 (四)证人即乙○○虽於警询侦讯时陈称:「仙机通讯行」虽系由
伊出资,并担任负责人,但平时店内业务,包含收购中古手
机与制作买卖报表等,均系由担任店长之甲○○负责,伊很
少到店里,且伊每日提供现金2万元予甲○○,作为店内收
购手机之用,店内收购中古手机,必须制作中古手机买卖报
表,惟系争手机之收购及出售,甲○○并未制作中古手机买
卖报表、每日营业报表云云(见侦卷第6页、第97至99页)
,并提出台北县政府警察局永和分局查赃清册为据(见侦卷
第9至11页)。惟证人乙○○所称之「中古手机买卖报表」
及「每日营业报表」均未扣案或附卷,无从供本院查证其所
言系争手机之收购及出售均未记载於中古手机买卖报表、每
日营业报表一事是否属实。且依侦讯笔录所载,检察官於95
年4月3日侦讯时曾提示乙○○当日提出之7、8月「仙机通讯
行」营运报表(当日即发还,未附卷)予被告核对,被告则
称:有找到一笔8月25日售价1500元NOKIA手机,没有写型号
,因系争手机是廖淑真拿旧手机更换贴价1500元等语(见侦
卷第99页),检察官遂据此认定被告出售系争手机时间为95
年8月25日,足见被告确有将「仙机通讯行」出售系争手机
一事记载於乙○○提出之「每日营业报表」上,乙○○所云
被告就系争手机之出售未制作每日营业报表之陈诉,显非属
实。
(五)证人即当时任职於「仙机通讯行」之易幼华於原审证称:店
 内由乙○○与甲○○负责收购中古手机,收购中古手机需要
 登记簿册,有时是乙○○登记,有时是甲○○登记,乙○○
 每天都会在店内,他都在伊上班前先到,乙○○在店内负责
 接洽客人卖手机之业务,只有偶尔会出去一下。伊没有单独
 收购中古手机,如果伊收购中古手机,甲○○或乙○○一定
 会在场付钱给出卖人等语(见原审卷第40至45页),核与被
 告所述相符,并与乙○○於侦讯时陈称:易幼华若要收购手
机,要向甲○○领取现金等语一致(见侦卷第98页),显见
被告、乙○○及易幼华均可收购中古手机。参以乙○○为该
店之负责人,对该店之每日营业状况、收入当知之綦详,岂
会就店务运作事宜均置之不理而完全委由外人操作,显有违
常情,应认证人易幼华上揭所述系属真实。故乙○○谓其很
少到店里、都是被告负责收购手机云云,实无足采。
(六)被告及乙○○、易幼华既均可收购中古手机,而被告、乙○
○及易幼华均否认曾收购系争手机,且查无积极证据证明系
争手机究由何人收购,尚难仅凭被告将系争手机贩售予廖淑
真,遽认系争手机系由被告收购。纵认系争手机由被告收购
,并未在中古手机买卖报表、每日营业报表上登载收购一事
,或属疏漏,参以被告将系争手机贩售予廖淑真时,确有在
每日营业报表上记载贩售,堪认被告无意隐瞒其贩入、售出
之事,即难认被告对系争手机有赃物之认识。况被告为乙○
○之受雇人,殊无於知道该手机为赃物之情形下,出钱购买
後再予贩售,并将贩售之价金归予乙○○所有之可能与必要
。至卷附台北县政府警察局永和分局查赃清册,系警方查察
及列管辖区内手机业中古市场所制作之清册,并无足证明被
告有故买赃物之犯行,附此叙明。
(七)乙○○虽於95年6月6日在台北市政府警察局刑事监识中心接
受测谎,就问题1(有关本案,你有收购这支中古手机吗?
)及问题2(94年的时候,你有收购这支二手的行动电话吗
?)所为之回答(均回答:没有)未呈不实反应(见侦查卷
第138至153页),惟乙○○之测谎测试报告,并未附有执行
测谎人员之专业背景资料,无从据以评估该测谎测试报告之
可靠性。且纵使不能认定乙○○收购系争手机,亦未能迳行
推论即系被告收购该手机及必有赃物之认识,故该测谎测试
报告尚难援为不利於被告之事证。
(八)综上,被告辩称无故买赃物犯行,堪以采信。被告虽声请传
讯廖淑真到庭,欲证明该手机是在店里购买,收入归公司,
乙○○并有给她退款收据。惟廖淑真於警询、侦讯均已证述
确有在店内向被告购买手机,且依被告所提卷附估价单所载
,系「仙机通讯行」开予廖淑真之中古机退费款,足认「仙
机通讯行」确於手机为警查扣後退费给廖淑真,自无再行传
讯廖淑真之必要。此外复查无其他积极之事证足资证明被告
有公诉人所指明知该手机为赃物犹予收购之犯行,应认不能
证明被告犯行,自应为无罪之判决。
四、原审未经详查,遽为被告有罪之判决,被告就此提起上诉,
指摘原判决不当,为有理由,应由本院将原判决撤销,而为
被告无罪之谕知。
据上论断,应依刑事诉讼法第369条第1项前段、第364条、第301
条,判决如主文。
案经检察官谢英民到庭执行职务。
中  华  民  国  96  年  11  月   6  日
         刑事第二庭审判长法 官 吕丹玉
          法 官 李丽玲
              法 官 林恒吉
以上正本证明与原本无异。
不得上诉。
书记官 刘文美
中  华  民  国  96  年  11  月  6   日



>> 案由相关:

声明:所有法律文书由《判决书》网站免费提供。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,请与正式出版物或发文原件核对后使用。
判决书档案馆(www.panjueshu.com